Changee專欄// <思考> 從划大船紀錄片反思自身文化

今天岱融老師的北藝大課程主題「當代藝術搞紀錄」來到Changee!邀請到了林建享導演來分享關於「划大船」紀錄片的點滴,雖然蘭嶼達悟族人這個詞並不陌生,但過去因不瞭解總感覺與自身距離很遠。

今天短短三個小時間我們談了關於蘭嶼的總總面向,包括歷史背景、特殊生活模式、不同文化間觀念的差距、現代面臨的問題、推動這個計畫的背後困難以及解決方式等等,結束後心情仍是激昂,也許是與自身經驗連結,感觸很深,分享給大家。

 

 

 

在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日治時期來臨,當時日本已經進行現代化科學研究,派了人
類學者鳥居龍藏來台進行學術研究,走訪一趟蘭嶼(紅頭嶼)後他說「這地方根本是人類文
明的活化石阿」,於是日本政策下令禁止進入蘭嶼開發,而蘭嶼也因著這地理歷史背景
而能保存他們特有的文化與生存模式直至今日。20多年前便深入蘭嶼的林建享導演說,
「真的是如此,特殊的歷史背景使得蘭嶼直至今日都保有著不可思議的純粹獨特的生活
方式,好像是直接從石器時代掉入核子時代。」

全片藉由在做大船的過程中探討關於達悟族人的禁忌、儀式、信仰,真的非常難想像這
世上還存在著這樣原始質樸的民族,依循古法製船、撈魚。而這些儀式與禁忌如何演變
而來,也都有著可以遵循的脈絡,這與他們的生存法則、整套信仰系統習習相關。

 

 

飛魚之於達悟族,正如同野牛之於印第安人,當天然資源是整個部族最大的生存資源時
,對於未知的不確定與投射,發展出完整的信仰、儀式、禁忌系統,儼然成為了部族的
法律而不可動搖,他們深信若違反,厄運可能影響家庭甚至整個部族。在紀錄片裡,處
理了大量關於禁忌的問題,傳統來說,製造超過5人槳的大船是不被允許的,那麼划大船
裡的7人槳大船,對於製作的達悟族人來說要怎麼面對這心裡的拉鋸?於是你可以看見他
們巧妙而直白的繞過,做了心理劃界,沒有人願意將這稍象徵厄運的大船與自身連結。
但你同樣可以看見他們的溫柔,如同祝禱詞中說的:「雖然這是一稍為外地人做的寶
貝,但請求祢仍是保佑他平安。」

達悟族人尊稱船為寶貝、對船說話、對大樹唱歌,這樣的泛靈信仰與尊重,是源自於這
一切對他們來說不是工具或是天然資源,而是支撐他們、陪伴他們完成種種任務、航向
大海的支柱,是支撐部族生存的一切根源,海洋文化的根基。
建享老師說,其實翻譯沒
有完全翻出來,他現在比較聽得懂了,漸漸發現原來達悟族人在描述到與自然相關的一
切事物時,會使用大量的形容詞與副詞來讚嘆。

有的時候我們總會以自身習慣的生活模式去評價他人,例如看到狩獵就打哆嗦覺得殘暴
、看見遵守儀式就覺得迷信,卻沒有思考到這些活動在該文化的脈絡下是極其重要的。
事實上在漢人的生活中,也有很多可與之類比的事情,只要花一些心思瞭解,就可以穿
越表象,看見思考的脈絡,文化間不需要總存在著誤解。

當然要紀錄或是討論這樣的議題,勢必會引發外界的不同聲音與想像,而後續所引發的
總總相關活動以及一連串的效應也不一定與本意相符。然而我還是認同也感謝這獨特的
文化資產被紀錄與保存下來,後續才有機會被更多人看見、進而保護。

 

 

再說回來,討論內容中我最感動的一段,其實是在講述達悟族人所重視的事情。建享老
師說,對於漢人來說,我們常常是在追求「財富」,但對於達悟族人來說,他們所重視
與累積的常是「聲望」,對於財富反而不這麼看重。

所謂的聲望就是擁有能夠幫助別人的能力,協助他人時所自然累積的名聲與榮耀。所以
他們會一起捕撈魚,如果遇到今天我捕撈得多了,你捕撈得少,漁獲多的會很樂意分享
給漁獲少的家庭,而在捕魚的過程中無論資質優劣,沒有人會被替代、沒有人會被拒絕
,深深的瞭解互相幫忙的道理。

 

他們也是非常「民主」的族群,在開會中,所有人的發言都會仔細的被討論,沒有人的
聲音會被忽略,然而導演也笑著說,但這種極致的民主也常導致小小的開會會開個三四
個小時。

這對習慣講求效率、規模化的我們來說,也許是不可思議甚至不能認同的事情,但我總
覺得這不就是不同文化碰撞的美麗嗎?透過與別的文化的差異來反思自身行為:

達悟族人所重視的並不是用最聰明的方法花最少的力氣補完海裡最多的魚、他們重視的
是生態的平衡與和諧。不講求效率、但重視公平以及每個人的聲音和權益。

這也是快樂生活的另一種解阿,不是嗎?資本主義的過度洗腦是不是已經開始漸漸尚失
其他想像的可能性了?

 

 

貫穿全片的拍手歌也很令人感動,這是種達悟族人用達悟語(雅美語)吟唱出的歌曲,常將
想法以淺白的方式融入歌詞中,吟唱過程常違反人體工學的比誰氣最長XD。然而這樣的
歌曲形式已漸漸在這世界上消失,在部族中常只有70歲以上的長者會唱。這是由於生產
形態的轉變,傳統勞動的生產活動訓練出很好的肺活量,再加上後輩已較不熟悉達悟語
,但吟唱歌詞中常會有類似古典詩詞中的押韻、平仄等特殊用法,使得這些
質樸卻有力
道的歌曲逐漸失傳。

達悟族人常常用拍手歌唱出他們的心聲,尤其對情感簡單直白的描述更是動人。例如課
後提到的例子,在討論核能廢料的議題時,他們從遙遠的蘭嶼來到中央政府,希望能夠
開啟對談卻不得其門而入時,就比擬成爸爸與小孩,用拍手歌淺淺的唱出,問:爸爸為
什麼不見我?

 

建享老師說的一段話:「他們伸手就摸到神話,腳底踩著核能廢料」、「這是個會療癒
人的島嶼」。在台灣的寶島上,還擁有著這麼特殊的一群人,這是多麼珍貴而該被保護
的文化資產阿。

 

回來後想著自己微薄的能力能做些什麼,也許是書寫下來讓更多人知道吧。

我們是不是能用理解的心情去看見不同文化?
是不是能更看重文化資產保存這件事呢?

 

 
****************************************************************************************************

作者介紹:

林端容,台大經濟系畢,台中人,
畢業之後不務正業的開始這段亡命旅程。
現在是Changee負責人兼打雜小幫手,

有點急性子,也有點過於樂觀,
喜歡聽故事和不同的觀點、
覺得這世界沒有太多一定如何的規範跟教條。
也蠻喜歡將不同領域的資源串聯整合在一起的感覺。
是個工作狂,但嚮往簡單的生活 。

 

****************************************************************************************************

Changee相信著「行動」與「實踐」,認為每個人都有實踐自己想法的力量。
所有的想法都可以想到一個簡單、容易執行的方式開始嘗試、實行。
而我們努力和嘗試構築的則是一個友善實踐者的環境,
期待成為新銳創作者的發表與串聯平台,讓更多的有趣事物與創作能量可以被看見。

除了提供共同創意工作室(Co-working Space)外,也主辦各式講座、工作坊與展演;
並以最友善的方案提供兼具品質與功能的活動場地,可籌辦中大型活動,讓實踐者有呈現的機會。
同時我們致力於媒介通道的建置,讓更多人注意到在台灣許多角落萌芽的創意與熱情。

Changee是個鼓勵任何想法實現的平台,
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有空間需求、有想執行的計劃,歡迎加入我們!

 

 

留下迴響